"罗斯福"航母已有243人确诊 美军让2700人下船隔离


2004年11月15日,河南民权县周岗村两名孩童“毒鼠强”中毒,一死一伤,吴春红被认定为因琐事“投毒报复”的凶手。2005年6月23日至2007年10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春红死缓。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三次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

庭审前,法官曾电话联系两被告人父母。被告人王某的父母离异,两人均表示不愿参与庭审。在法官多次做工作之后,王某母亲同意在家通过视频连线参与在线庭审,也明确表示疏忽了对王某的教育,耽误了孩子。被告人张某的父母始终不愿意参与庭审。经法官释法教育,王某、张某当庭流下悔恨的泪水。

法治社会要求我们广大公民在面对正在实施的犯罪行为,或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通缉在案的、越狱逃跑的、正在被追捕的人员时,可以将其制服,但一定要及时扭送司法机关,交由司法机关依法裁决,切勿动用“私刑”泄私愤。

古特雷斯表示,新冠病毒是自联合国成立以来我们共同面对的最大的考验。这一人类危机需要来自全球主要经济体协调一致,采取果断、包容和创新的政策行动,以及对最脆弱人民和国家提供最大程度的金融和技术支持。

李长青律师认为,该案存在诸多疑点:投毒动机说法多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同时,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自2004年入狱以来,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

17岁的他们本应该像早晨的太阳,朝气蓬勃,王某、张某却因父母离异后疏于管教,早早辍学,在不良诱惑下,在本该好好读书的年纪走上了犯罪道路。从看守所释放出来一个多月后,王某、张某就因非法拘禁他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再次走进高墙,失去自由。

古特雷斯强调,“我们今天发布的报告的信息很明确:共同承担责任,应对新冠病毒的影响,实现全球团结。这是采取行动的呼吁。”他指出,首先,要立即采取协调一致的卫生应对措施来抑制病毒传播并结束大流行。至关重要的是,发达国家应立即协助欠发达国家加强其卫生系统和应对能力,以阻止其传播。第二,必须处理这场危机造成的社会和经济上的毁灭性打击,将重点放在受影响最严重的方面:妇女、老年人、青年、低薪工人、中小企业、非正规部门和弱势群体,特别是那些身处人道危机和冲突环境中的人。这意味着出台能够为工人和家庭提供直接资源、提供健康和失业保险、扩大社会保障以及为企业提供支持以防止破产和大量失业的财政和货币政策。3月29日,河南商丘民权县16年前“投毒杀人”案当事人吴春红的再审辩护律师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该案将于4月1日上午在河南高院开庭宣判。

随后,王某叫来乙某等10人对李某某、刘某某进行殴打。之后,在王某提议下,两被告人将被害人带至一商场楼顶天台,继续实施殴打。其间被害人被迫脱光衣服,两被告人采用拍照等方法对他们进行侮辱,整个过程持续两小时。尔后,两被告人又将两被害人带到某宾馆继续控制。

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该案第四次开庭前,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但未检出毒鼠强,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他自己的供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证据。因此,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指令河南高院进行再审;2019年10月24日,该案在吴春红服刑的浙江省金华监狱再审开庭。